所有栏目加入收藏分享
当前位置: 忆青华首页 > 世界观 > 真问真答:“绿帽子”的起源是什么

真问真答:“绿帽子”的起源是什么

时间:2016-03-18 13:43 来源:网络新媒体 作者:孱弱的小编 已围观

“绿帽子”,本来就是绿色的帽子,但在汉语世界里,一个被戴“绿帽子”则是指他的女性配偶与其他男子偷情相好,这无疑是极不光彩的。

 

以至于汉语还延伸出其他类比词汇:比如绿色的“王八壳”(男子被绿了还像缩头王八一样不敢反抗)、陆军的“绿钢盔”(比喻绿帽子十分结实、确凿)。这些都比“绿帽子”更进一步。

 

什么“绿帽子”会有如此不受待见的含义?

 

这源于中国古代对颜色的区分,进而应用到服饰上,由此产生阶层划分的结果。

 

中国古人将颜色区分为“正色”和“间色”,这源于《礼记·玉藻》对“士”着衣颜色的要求:“士不衣织,无君者不贰采。衣正色,裳间色。”东汉郑玄认为此句说的是古代最高规格的礼服——冕服,颜色是“玄(黑)上纁(浅红)下”。

 

晋武帝冕服图,冕服的上衣为玄色,下裳为纁色

 

唐代孔颖达的注疏进一步解释说:“玄是天色,故为正;纁是地色,赤黄之杂,故为间色;皇氏云,正谓青、赤、黄、白、黑,五方之色;不正谓五方间色也,绿、红、碧、紫、骝黄是也。”

 

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时期的五色旗,即采用红黄蓝白黑五正色代表满汉蒙回藏五族共和

 

绿色,是“苍黄之间色”,故而在中国传统的颜色等级谱系中就处于较低的位置。相应的,穿着绿色服饰本身也就意味自己的社会阶层地位比较低下。《汉书·东方朔传》中就写到,汉武帝的姑姑馆陶长公主寡居后有了一个情夫董偃,汉武帝来拜见姑姑时“董(偃)君绿帻傅韝,随主前,伏殿下。”东汉应邵就曾注道,绿帻是“宰人服”,即贱人服。

 

唐宋时平民带绿、碧或青头巾都被认为是低贱和侮辱。唐代贞元年间的《封氏见闻录》记载,当时地方官吏对犯人的名誉性处罚是“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苏州有不逞子弟,纱帽下著青巾,孙伯纯知州判云:‘巾帽用青,屠沽何异?’”这说明在当时士人心目中,只有屠夫商人这种最低下的人才会戴绿帽子。

 

而绿色即使作为官服的颜色,其排名也始终不高。南北朝时期创立了五等官服制度:朱、紫、绯(深红色)、绿、青。以唐代为例,六品着深绿色,七品着浅绿色。明代以八、九品着绿袍。绿色始终排在最低品级。

 

《神探狄仁杰》剧照,紫、石青和浅绯色官服同时出现

 

绿帽子从低贱转向表示某种男女不正当关系的含义则始于元代。《元典章·礼部服色》载:“至元五年(1268 年),准中书省札,娼妓之家,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绿)巾。”于是“绿头巾”就成为娼妓男性亲属的专用服饰,于是自元代起,带绿色帽子就意味着,他的女性家属从事娼妓行业。

 

明初继承了元代的制度,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三年(1370 年)下诏规定“乐妓明角冠皂褙子,不许与民妻同”,“教坊司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人服”。《明人杂俎》也记载“娼妓隶于官者为乐户,国初之制,绿其巾以示辱”。朱元璋让娼妓家的男子必须头戴绿头巾,腰系红褡膊,足穿毛猪皮鞋。人们见到男子戴绿帽子就知道他的妻女是娼妓,于是“戴绿帽子”就俗化成某男子的妻女私下与其他男子偷情。

 

明代春宫图里的教坊司官妓

 

乌龟、王八的头又是绿色的,想象力丰富的文人们又把戴绿帽子比作乌龟,妻女如多产的兔子般“淫荡”而男人却只能像乌龟一样忍气吞声。明人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写道:“宅眷尽为瞠目兔,舍人总做缩头龟。”

 

 

量子物理和粒子物理都是艰深而超越经验的学问,普通人既无法接触也无法想象,但对于“反物质”这个重要的概念来说,仍可以在高中通识教育的基础上有少许感性的见闻。

 

首先要明白,“基本粒子”并不像字面意义那样是一颗玻璃珠似的东西,它们没有日常经验上那种可供观察的“实体”,而是一组纯粹的实验数据——比如电子可以是荧光屏上的一个表示位置的点,也可以是波形图上的一个表示能量的波峰;粒子物理学家说他们发现了一种新的粒子,也并不是在某个地方捞了一个丸子,而是在实验仪器上捕捉到了一组特别的数值。

 

所以基本粒子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个“林黛玉”:虽然每个人都对她怀有自己的想象,但她其实就是“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开头的一段汉字而已。

 

在著名的双缝干涉实验里,屏上的每个点都是电子位置的一次记录——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每次只发射一个电子,累计多次以后仍会发生后面几张图里的干涉图案,亦即电子可以和自己干涉

 

大略地说,那些可以判定粒子的数值被称作“量子数”,我们最熟悉的是电荷数,电子为-1,质子为+1,中子为 0,宏观物体会带电就是因为这几种粒子的数量差异——但这也是普通人唯一能够理解的量子数,其它量子数诸如自旋数、轻子数、重子数、奇异数、同位旋、弱同位旋,等等都脱离了感官经验。除了尺度微小以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许多相互作用只能在亚原子尺度上生效,宏观世界的我们无从感觉。

 

但我们仍然可以粗略的想象,有些量子数像电荷数那样可以相加,比如重子数和奇异数。

 

这就引出了“反粒子”的定义:一个粒子的反粒子,是所有相加性量子数都大小相同正负相反,而其余特征都相同的粒子。比如质子的电荷数是+1,重子数是+1,反质子的电荷数就是-1,重子数就是-1,除此之外的质量、自旋和寿命都完全一样。

 

这样一来,粒子和对应的反粒子在相遇时就会让所有内部相加性量子数抵消为 0,也就意味着它们全部的质量都会转变为能量,由玻色子携带并释放出来——这就是常说的“湮灭”。对于电子和正电子来说,湮灭会产生高能的光子,而大质量的粒子在湮灭时会产生许多奇怪的重粒子。

 

电子和正电子湮灭产生一对光子;但质子和反质子湮灭就要复杂得多,因为质子由夸克组成,在湮灭时要发生很多复合的过程

 

最早在 1928 年,狄拉克为了规避负能阶的电子提出了“空穴理论”,这个理论虽然不久之后就被抛弃,但歪打正着地准确预言了正电子。1932 年,美国物理学家卡尔·安德森在研究宇宙射线的云室中观察到了正电子的轨迹,完全符合狄拉克的预言,安德森因此获得了 1936 年的诺贝尔奖。

 

在此基础上,狄拉克又在 1933 年预言了反质子,并于 1955 年由埃米利奥·塞格雷和欧文·张伯伦用粒子加速器成功验证,他们也因此分享了 1959 年的诺贝尔奖。在此期间,帕特里克·布莱克特发现能量强大的中性玻色子可以成对产生基本粒子和它的反粒子,比如非常高能的光子就可以转化为一对电子和正电子,也就是湮灭的逆过程,他因此获得了 1948 年的诺贝尔奖。

 

保罗·狄拉克在 1933 年的照片,31 岁的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并在演讲时预言了反质子

 

这些早期发现代表了反粒子的两个主要来源:一种是放射性物质衰变和恒星核聚变等自然过程,比如钾 40 的 β+衰变就会放出正电子,而宇宙射线中同时包含了正电子和和反质子,2011 年,美国天文学会甚至发现雷暴中的强大电场也能在云层中制造少量的正电子。

 

雷暴中的庞大电场会产生一个向上的雪崩击穿,高速运动的电子轰击空气中的原子就可能发射伽马射线,也就是高能光子,进而成对产生电子和正电子

 

另一种是用粒子加速器使两束粒子对撞,直接用巨大的能量制造出反粒子来,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制造出了所有基本粒子的反粒子,同时也在产量上有了很大的提升,比如 2008 年,劳伦斯利福摩尔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团队用特高亮度的短距离激光轰击一片 1 毫米厚的金箔,成功生产出 1000 亿个正电子;今年 3 月,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也利用超强激光获得了超快正电子源,在材料检测和医学诊断中都有应用前景。

 

在充分研究的基础上,反粒子应用已经投入实践,比如“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PET),是核医学领域最先进的临床检查影像技术,它向人体注入会发生 β+衰变的放射性同位素,而正电子一经产生就会同周围组织的电子湮灭,产生一对方向相反的高能光子,并被捕捉成像,从而获得深层组织的影像,在肿瘤诊断中有很高的价值。

 

PET 的工作原理,β+衰变产生的正电子与人体组织中的电子湮灭产生成对的高能光子,捕捉后得到深层图像

 

在反粒子的基础上继续组合,我们就得到了反原子,反原子组成的物质就是反物质。比如一个反电子在一个反质子周围运动就会构成反氢原子;两个反质子和两个反中子可以构成反氦核。

 

但自然界尚未观察到反原子,要合成它们也非常困难,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1995 年将反质子射向氙原子团成功制造了反氢原子,但造价非常高昂;他们后来又用放射性钠同位素产生的正电子与反质子合成了反氢原子,每秒钟可生产 100 颗左右,但这样的反氢原子速度非常高,难以捕获;直到 2014 年,他们终于制造出了氢原子喷流,可以用强大的磁场约束起来。

 

鸟瞰 CERN,巨大的黄色圆圈标记了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它周长达 27 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由全球 85 个国家的多个大学和研究机构、8000 多位物理学家一同建造和操作

 

目前为止,我们制造的最重的反物质是反氦核,它由两个反质子和两个反中子构成,所以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反物质在宏观世界的属性,所有反物质的应用都集中在理论物理的研究上,比如探讨可见宇宙中为何几乎只有正物质,或者构建更加完备的理论物理模型——这样昂贵和珍稀的物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没有商业应用的可能,但这并不妨碍民众对他发起浪漫的幻想,这尤其体现在科幻作品中。

 

最多见也最合理的构想是将反物质当作一种能源——“湮灭”发生的物质—能量转化效率相当高,可以达到 100%左右,连氢弹都无法企及,根据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E=mc2”,这意味着一丁点反物质就有巨大的能量,所以常常出现在宇宙飞船的发动机里。

 

NASA 构想的反物质星际飞船,反物质燃料提供了无与伦比的能量密度

 

另外就是一些天真的遐想了,比如构思反物质具有反引力等魔力,因此派上种种用场,或者假设反物质组成的世界有许多与我们的世界相反的宏观事物,甚至构思在反物质世界里有一个相反的我,那就权当剧情需要了,不必太过介怀。


(所有栏目内容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更多精彩尽在忆青华。)
忆青华,精彩不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接下来您可以,进入:世界观 栏目主页
精品栏目
图文推荐
热点内容
猜你喜欢
扫一扫访问忆青华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