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加入收藏分享
当前位置: 忆青华首页 > 世界观 > 大贤庄洪灾调查丨热力公司河道内修路,预警电话与洪水几乎同时到达

大贤庄洪灾调查丨热力公司河道内修路,预警电话与洪水几乎同时到达

时间:2016-07-27 15:36 来源:网络新媒体 作者:孱弱的小编 已围观

为何大贤村受灾严重?
●七里河河道在市区内很宽,至大贤村村口大贤桥处突然变窄。此外,七里河大贤村段没有明显加高河堤。

 

【航拍河北邢台洪灾:河道突然变窄,村镇一片狼籍】(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探访发现,河道内修路、村口河道变窄、预警电话迟到等原因致悲剧发生

  根据邢台市官方消息,截至7月23日9时,邢台市“7·19”洪涝灾害死亡25,失踪13人。其中,仅邢台市开发区大贤村死亡人数占8人,失踪1人。

  大贤村位于七里河邢台开发区段北岸,根据新京报记者多方求证,大贤村此次遭遇洪灾,主要是七里河河水流量突然加大,水位升高,漫过河岸,冲向北岸的村庄。

  邢台市水利局一张姓工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认为,大贤村此次洪灾,主要是自然原因。大贤村是七里河河道由宽变窄、由东西变东南西北走向的临界点,水量加大时,此处很容易遭灾。

  不过,大贤村村民指出,汛期时,村口河道被一家热力公司筑起人行道,横向拦截河道。此外,洪水来临前,下游村庄表示曾接到通知,但大贤村村民表示,他们仅有个别村民在洪灾来临时接到通知。

  热力公司在干涸河道内修路

  7月20日凌晨两点,洪水从大贤村南边村口的七里河突然越过北边堤岸,冲向村庄。据事后年长村民回忆,大贤村1996年遭受过类似洪灾,之后20年,都没有遭过灾。甚至近三四年的时间,村口七里河河道始终处于干涸状态。事实上,在邢台水利专家张工(化名)看来,“十年九旱”,是七里河沿岸的常规状态。

  “也许是河道几年没有水了,他们就在河道里修了一条路。”大贤村村民高强(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高强所指,是今年春节后,突然有一家热力公司进驻南边村口,先在村庄南边道路上挖开4米多深的沟道,再将挖出来的泥土和路基废料填埋于路面下的七里河。

  7月23日,受灾的第4天,大贤村受灾村民救灾速度在加快,但是南边村口被冲坏的巨型热力管道,路边最深至4米的大坑,以及周边凌乱的物品和坍塌不平的地面,似乎始终无人问津。

  “热力公司与我们村庄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对他们了解不多。”高强说。

  多名村民回忆,没多久,路边的巨大沟道挖好,与此同时,封闭了原来的道路,但七里河河道出现了一条新修的出路。这条路先是与原来路基平行,因为七里河河道在此处发生方向改变,由原来的东西向变为西北-东南向,为了与对岸连通(原来此处有一座桥),新修道路转变成与原来桥面平行的东北-西南向,横亘在河道中央。

  多数村民认为,洪水暴发时,该道路基阻挡了洪水前进。

  河道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

  据了解,大贤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朱庄水库、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最初,因为官方曾在7月19日下午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朱庄水库一度被认为是大贤村遭遇洪灾的原因。

  邢台官方在7月23日发布会上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朱庄水库下泄洪水流入大沙河,不会流入七里河。另官方通报,大贤村遭遇洪灾,是因为上游降雨量过大,以及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汇成大洪水。又因为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进水。所以,官方认为,大贤村所在的开发区受灾属于自然灾害,非人为泄洪所致。

  与官方说法不一致,东川口水库渠道管理的主任胡立峰告诉新京报记者,东川口水库的水,在7月20日凌晨绝不可能到达大贤村。

  他回忆,7月19日晚,他在东川口水库值班,当晚12点多,他发现东川口水库马上要漫坝,于是就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下游村庄。7月20日凌晨1点多,东川口水库开始泄洪,但是据他了解,当时泄洪流量仅为每秒300立方米。

  “这个水量很小,朱庄水库泄洪时是8000多,你对比一下。”他说。后来的事实显示,大贤村发生洪灾的时间是7月20日凌晨两点多,但是东川口水库至大贤村的距离为50多公里,“1个小时,东川口水库的水不可能到达。”

  邢台县水务局一张姓负责人表示,七里庄水位大涨,只可能是沿途支流汇入。

  至于东川口水库漫坝时,为何没有通知中下游,张姓负责人表示,当时附近的电路损坏严重,他们手机打不出去,与外界失联了。

  预警电话几乎与洪灾同时到达

  7月23日,村民韩叶龙在家中清理淤泥,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其65岁的父亲韩帮助在这次洪灾中遇难。

  “发现房间进水后几秒钟,水涨到了两米多高。”当时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一起住,四口人来不及逃出屋外,挣扎着抓住了窗子,他们来不及救住在隔壁房子的父亲。

  “他们都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还带着一个3个月大的孩子,什么都来不及。”韩叶龙妻子对新京报记者说。

  在大贤村,多数村民对记者表示,洪水来临前一晚,他们跟平常一样,吃完晚饭、睡觉。因为下雨,部分村民睡得还比较早。

  凌晨两点多,洪水突然冲进大贤村村民家的房子,几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过,有一位村民表示,他有两分钟时间反应。村民高顺山,近期一直住在大贤村村支部。他表示,7月20日凌晨1点55分左右,他突然被村支书张战歌叫醒。

  “来洪水了。”他记得张战歌对他喊了一声。之后,张战歌冲进村支部广播室,开始对着广播喊,“他喊了几句,‘乡亲们,赶紧起床,洪水来了’。”高顺山说。

  后来,张战歌告诉过高顺山,他在凌晨1时50分接到一个洪水预警电话,跑到村口看,洪水已在村口,他赶紧跑回村支部广播。

  事后,新京报记者通过多位村民核实,除了高顺山,大贤村还有村民田志恩(化名)、高更田听到过广播。

  “不过我们听到也没用,起来时水已进屋了。”高更田说。

  23日中午,见田志恩向媒体表示听到了洪灾预警广播,几名村民有些“激动”,拉着田志恩,非要问清楚哪里有广播。田志恩只说:“我听到就是听到了。”

  大贤村下游南里庄村民张青春说,7月19日22时50分,他们村子接到了洪水预警,全村紧急加固了大坝。

  “我们也许有预警,但是有什么用?”几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

  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实习生 汪婷婷

来源:新京报

 

 


(所有栏目内容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更多精彩尽在忆青华。)
忆青华,精彩不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接下来您可以,进入:世界观 栏目主页
精品栏目
图文推荐
热点内容
猜你喜欢
扫一扫访问忆青华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