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加入收藏分享
当前位置: 忆青华首页 > 世界观 > “囧”的算计 《港囧》里的香港和喜剧法则

“囧”的算计 《港囧》里的香港和喜剧法则

时间:2015-10-11 13:34 来源:网络新媒体 作者:孱弱的小编 已围观

电影中,徐来摔到双层巴士外面,单凭一把伞撑住。这其实是向成龙电影《红番区》的经典一幕致敬。 (剧组供图/图)

 

 

 

 

港囧》致敬港片。也致敬香港。徐峥最初设想,内地客到香港旅游,遇到香港黑帮,引警察出动,黑白两道在街头火并。因为“敏感”终弃。

徐峥希望《港囧》的“囧”不再是嘻嘻哈哈,而是有情怀,跟“心灵成长”有关。这一点,并不是所有观众都买账。

一出门就“囧”,这是徐峥喜剧的模式。

在2012年的导演处女作《再囧途之泰囧》中,他利用这一法则,创纪录地拿下近13亿票房,成为历来国产电影的票房冠军,直到2015年夏天被《捉妖记》超越。

徐峥特意设计了一款海报:他头顶着《捉妖记》里的妖精胡巴,意思是:昔日的票房冠军恭喜新科票房冠军。

没料到,仅在这之后的两个来月,徐峥就有要再次登顶之势。

从营销阶段开始,《港囧》就令人眩目。影片上映前6个月,徐峥就举办了一场模仿苹果新品发布会的电影发布会,打扮成“徐布斯”,并声称电影“随时上映”;上映前一个月,他又举办了一场模仿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声势浩大的时装秀,邀请“维密”模特前来助阵……

加上《泰囧》之前累积的口碑,2015年9月25日,徐峥的第二部“囧”系列《港囧》首映之日,就破了12项纪录。上映四天,它的票房达到了令人瞠目的8.1亿。

2015年的中国电影,成了一场难以捉摸的数字游戏,比2015年的股市还要疯狂。

从香港寄来的选美小姐

讲囧途的故事对徐峥来说并不难,“《花儿与少年》跑到西班牙也挺囧的。你拍一个这样的,很容易。出门几件事,钱包,手机,iPad,这几样没了,你就囧了,碰到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不很简单?”

同样的“囧”法移植到了《港囧》中。内衣设计师徐来陪伴老婆及娘家人去香港旅游,计划与大学初恋偷偷会面。热爱拍摄纪录片的小舅子拉拉识破了徐来的“不轨”企图,一路追随,在一连串“囧”事之后,徐来重新认识爱情、家庭、婚姻和人生的意义。徐峥、赵薇和包贝尔分别在片中饰演徐来、徐来妻子和小舅子。

“我想,每个观众起码都有一个心中的初恋,充满理想的年代过去,你已经有了家庭,那时再碰到初恋,如果想跟她(他)约会,会是怎样的情景呢?”徐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接着往下构思,如果是约会,如果有一个小舅子一直在旁边监督,那岂不是就很“囧”?

徐峥看过村上春树的小说《再袭面包店》,一对夫妻重温年轻时代,半夜打劫了一家面包店,讲的是未完成的心愿具有强大的力量。这让徐峥为徐来与初恋的见面找到了说服力。

之前,徐峥和团队讨论过很多地方。比如去非洲,“囧事”肯定要跟动物发生关系,如果是西班牙,就设计斗牛场里被追一圈的“囧”。徐峥希望“囧”能更接地气,更多跟中国观众发生关系,最后确定了香港。

徐峥对香港最早的记忆是从1970年代末内地兴起的出国潮开始的。“文革”时,徐峥的父母当知青,上山下乡,但父辈的好友,不少就从上海跑到了香港。“文革”结束后,他们从香港寄回来挂历,有香港的汇丰银行,还有香港选美小姐:郑裕玲、赵雅芝、张曼玉,每两个月一位美女。徐峥记得,那些亲戚朋友,都很富有,从香港回上海探亲,就住在和平饭店,拍彩色照片,而内地人拍的还是黑白照片,那时的香港“总是走在潮流的前面”。

1989年,徐峥前往香港参加一个名为“中国旅程”的现代小剧场戏剧节,这是他第一次去香港。当时住在半岛酒店后面一家很小的酒店里。他对香港的第一印象是“拥挤”。《港囧》中,徐峥把对香港的“拥挤”感受放到了具有香港特色的建筑里。

片中,徐来和拉拉为了开锁,闯进一栋大楼,进而惹了一堆麻烦。这栋大楼是位于旺角弥敦道的新兴大厦,就是一个浓缩的小香港。香港寸土寸金,这栋楼里塞满了各种互不相关的店面:文身馆、飞镖馆、拳击馆、艳阳天歌舞厅、女浴室,还有饭馆和卡拉OK厅。有的店外面完全没有牌,感觉就像进了一户人的家里,推开门,却是一间酒吧。这样逼仄、戏剧化的环境,为喜剧准备了绝佳的场地。

2000年,拍摄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徐峥开始大量接触香港人。这部电视剧的监制张炭就是《英雄本色》的编剧,导演谭明则是电视剧《上海滩》的导演,武术指导马玉成也来自香港,还有很多资深的化装师,以前给林青霞化过装。“这些老的香港影视人身上有一种气质,真的是活干得很多了,看得多了,见识的演员也多了,有一种过来人的感觉。”徐峥感慨。

《港囧》在营销上很下功夫。2015年8月,举办了一场模仿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声势浩大的时装秀。主角徐来就是一位内衣设计师。 (CFP/图)

“那些年香港电影中的黄金配角”

故事中徐来和初恋情人的大学时代,是1990年代初,就是在看大量港片中度过的。全片加入了15首香港流行歌曲、6部香港电影海报、17张香港面孔,以及若干向香港电影致敬的镜头,比如,徐来摔到公共汽车外面,单凭一把伞撑住,那是成龙电影《红番区》里的经典一幕。“我相信跟我们一起成长的(70后),一定会在内心有翻涌。”徐峥说。

徐峥对香港的更多认知来自香港电影。《港囧》开头,徐来和杨伊一起在学校画电影海报,《秋天的童话》《阿飞正传》《甜蜜蜜》《新不了情》《天若有情》《玻璃之城》依次出现。徐峥原本还想放一些周星驰的电影上去,但考虑到这个部分主要讲的是爱情,也就放弃了喜剧电影海报。

“《喜剧之王》才是一部真正叫‘路人甲’的电影,而且它表现的爱情非常纯真,那也是最好的周星驰和最好的张柏芝。”《喜剧之王》是徐峥最喜欢的一部香港电影,他认为这是一部伟大的喜剧,让人看了一直流泪。

看得最多部的港片是《英雄本色》。也看电视连续剧《上海滩》,那时徐峥上初中,还会在学校门口的地摊上买赵雅芝、周润发的照片。他喜欢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后来香港电影大爆发,一部片子拍六七部续集,消耗太厉害,他觉得这些也是使香港电影走向衰落的一个原因。后面的《古惑仔》系列就是这样。

戏里需要大量的特约演员。网络上流传过一张表,列出“那些年香港电影中的黄金配角”,他和团队对照着一一去找,最后找来了17位香港演员。徐来和拉拉遇到的两个香港便衣警察,是李灿森和葛民辉;徐来电梯里遇到的香港老伯,是吴耀汉。徐峥非常满意找到吴耀汉来客串,吴在1980年代是香港新艺城绝对的男一号,演了无数商业电影,可以说是香港商业电影崛起的领路人之一。

“当他们放到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趣味,就是我看到这个面孔,会想起,噢,是这个人,有的人不一定叫得出名字,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张香港面孔,他们就代表了香港电影。”徐峥说,他原本还想邀请王家卫和周星驰来做影片结尾金像奖的颁奖嘉宾,最终因为时间问题,没有成行。

王晶可能是17张香港面孔中最有名的一位。片中一场重头戏,徐来误闯导演王晶的片场,那里正在拍摄“古惑仔大战铁头人”,徐来被小舅子拉拉戴上了铁头盔,抓去当了临时演员,闹出很多啼笑皆非的故事。

编剧束焕的想法是,香港很多武侠电影里有铁头人、蒙脸人,这是香港特色。他们为这场戏中戏取了一个特别港化的名字,“古惑仔之2015年烽烟再起大战铁头人”。古代的铁头人穿越到现代,与街头古惑仔打了起来。

“港片给我们最大的印象是,特别自由,想象力很丰富,而且有一种野蛮生长的气息,有一点点山寨气,但有生命力。我们设计这样的片场,是为了让大家看,这就是当年的港片。”束焕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实际上,香港的黑帮片已经和黑帮这个群体一起没落了。就连王晶也说过:香港已经没有什么黑帮了。2015年9月有一条新闻:香港近几个月粉碎了几个三合会分支,拘捕了4300多名黑帮成员。在港剧里,黑帮卖起了奶粉,新闻里的黑帮,则在试图卖盒饭。

《港囧》中充满了对那个曾经辉煌的大都市、经典电影辈出的香港的致敬。不过对于如今显得落寞的香港,影片处理得小心翼翼。一些观众期待影片里的笑料包含内地人遭遇香港人,但这样的情节并没有出现。徐峥最初设想过,香港的“囧事”是内地客跑到香港旅游,结果碰到了香港的黑帮,然后警察出动,黑白两道在街头火并,因为“敏感”,他放弃了这样的设计。

火葬场里走正步,这也是一种喜剧

编剧束焕与徐峥合作多年。从2007年《爱情呼叫转移》开始,到2012年的《泰囧》、2015年的《港囧》,两人一直合力走都市轻喜剧路线。

“都市喜剧,始终要去关注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束焕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最早做喜剧,是跟着梁左为经典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写剧本,他写了其中两集。束焕观察,《我爱我家》是在1990年代初,是四世同堂的时代,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没有什么隐私空间。那时讲究语言快感,用特别大的话说特别小的事,比如用社论的口气说买油条、买豆浆的事,《我爱我家》把那个时代的特征发挥到了极致。

“生活在变化,喜剧的主题也在变化。”束焕说。《港囧》里,主人公徐来已经非常不习惯《我爱我家》那样大家庭的生活了。他一直想逃离。“当代人的婚姻观念也不一样了。”束焕分析,以前主人公要去跟初恋见面,就是道德问题,但是《港囧》里,更多人同情徐来,至少会理解他。

但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喜剧的基本法则不变。束焕总结,好的喜剧总是从人的欲望或缺陷出发,体现很大的反差。《港囧》中的反差,就是让中产阶级遇到倒霉的事情。徐来本来是城市的中产阶级,但是不得不在香港做一些特别无厘头的事情,比如戴铁头盔、进风月场所、面临各种追逐。

束焕研究,“搞笑”这个词是从香港舶来的,“香港人的喜剧是搞出来的,不是润物细无声的喜剧,更多是靠动作和肢体,比如周星驰的喜剧,会让人没有语言障碍,靠的就是他的夸张、重口味”。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港囧》中,他们借用了“搞笑”的手法,通过大量夸张的动作来营造喜剧的气氛。

与《泰囧》不同,徐峥认为《港囧》不是一部“傻瓜”式的喜剧,“囧”不再是嘻嘻哈哈,还加上了情怀。他试图重新为“囧”系列找到一个深刻的主题。

“‘囧’是现代人的普遍状况。现代人总是被名利、权色套牢,这其实就是一种囧境。像《碟中谍》,主人公的困境是要去面对超级大坏蛋,我的片子里不存在那种大坏蛋,大坏蛋就在你身体里,你要解决你自己生命当中的一些课题”,徐峥的想法是,拍一些跟心灵成长有关的东西。

徐峥希望自己未来的喜剧电影“越来越不好笑”。“并不是说真的不好笑了,而是笑点必须戳中人生里面的荒谬感。比方说你去火葬场,有时候看到运送骨灰,有一个走正步,就是那种仪式,会让你觉得很好笑,这其实也是一种喜剧,很值得拍成电影。”他说。

“你指的是黑色幽默吗?”南方周末记者问他。

“我不觉得这是黑色。黑色是你跑黑社会,黑社会拿了一袋骨灰,放在牙里,以为是毒品,那个是黑色喜剧。我说的就是很现实的问题,像《杯酒人生》《阳光小美女》这样的电影,它们也是喜剧,有些地方很好笑。”徐峥回答。


(所有栏目内容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更多精彩尽在忆青华。)
忆青华,精彩不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接下来您可以,进入:世界观 栏目主页
精品栏目
图文推荐
热点内容
猜你喜欢
扫一扫访问忆青华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