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加入收藏分享
当前位置: 忆青华首页 > 世界观 > 我们未来的食物

我们未来的食物

时间:2015-10-13 19:58 来源:网络新媒体 作者:孱弱的小编 已围观

导语:到2050年,类将需要为新增的20亿人口提供食物。在不压垮地球的前提下。模仿祖辈的膳食结构能令我们更健康吗?

撰文:安·吉本斯 Ann Gibbons

摄影:马蒂厄·帕莱 Matthieu Paley

偏安于亚马孙流域的丛林、非洲的干旱草原、东南亚的僻远岛屿和北极苔原。如今,世界上残存的狩猎采集部落屈指可数。正因此,科学家才加紧努力,要赶在这些部落消失前尽量了解其古老的饮食及生活方式

我们未来的食物

蜗牛、沙丁鱼配蚕豆,克里特岛

我们未来的食物

酥油茶泡饼,阿富汗

我们未来的食物

烩杏干,巴基斯坦

我们未来的食物

煮大蕉,玻利维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烤金枪鱼,马来西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土豆番茄蚕豆橄榄油乱炖,克里特岛

我们未来的食物

炸老鹳草叶,克里特岛

我们未来的食物

煮螃蟹,马来西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煎珊瑚鱼,马来西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碎麦粒、荷包蛋配欧芹,塔吉克斯坦

我们未来的食物

酥油拌饭,阿富汗

我们未来的食物

炸鱼配酸角,马来西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生甜菜根和橙子,克里特岛

我们未来的食物

烤饼、酥油配岩盐,巴基斯坦

我们未来的食物

拌海藻,马来西亚

我们未来的食物

煮雷鸟,格陵兰

我们未来的食物

杏干,巴基斯坦

我们未来的食物我们未来的食物

蜂蜜对于坦桑尼亚的哈扎人而言,是补养身体的一大重要食材。

我们在未来几十年所选择的食物种类对地球有着重大影响。侧重肉和奶制品的饮食结构会使全球资源遭受更大的压力,而以粗粮、坚果、水果和蔬菜为主的食谱则较易长久持续。

我们未来的食物

何塞·迈耶·库耐今年78岁,在自家菜园附近寻找可以采摘的大蕉。菜园面积约有四分之一公顷,是他和儿子费利佩·迈耶·莱罗从玻利维亚的亚马孙雨林中以刀耕火种的老法子开出来的。他们一家四代人以园中的水果、玉米和其他庄稼糊口,但最珍视的食物必须到外面抓:鱼,野禽和走兽。玻利维亚的齐玛尼人大部分口粮是取自河水、森林或从林间开辟的农田和菜园。

我们未来的食物

旺娣和丈夫莫库阿出门寻找食物。她用一根削尖的木棒掘块茎,那是日常主食之一,在雨季尤其如此。丈夫带了把斧子,用来从树干中刨出蜂巢,弓箭是为了打猎和自卫。坦桑尼亚的哈扎人是世界上最后的完全靠狩猎、采集生活的民族。他们用能找到的一切食物糊口:兽肉、蜂蜜、植物,后者包括块茎、浆果和猴面包树果实。

我们未来的食物

家里人会吃他们带回家的任何猎物;某天的战利品中包括一只夜猴。过去50年间,该部落的大部分故土被牧民和农户占用,牛群吓跑了野生动物,而农民为了做篱笆而砍倒出产蜂巢的树。

我们未来的食物

年轻的哈扎族猎手巡视着雅伊达谷。

所谓石器时代食谱的流行是基于一种观念,即现代人类在进化中适应的是旧石器时代狩猎采集者那样的饮食结构。我们的基因还没有足够时间来适应农耕食物。

祖先进化成人类的真正里程碑不是产生了吃肉的胃口,而是获得了适应许多种栖息地、搭配不同食物创出许多种健康食谱的能力。很不幸,现代西式食谱似乎不在此列。

我们未来的食物

格陵兰东部偏远的伊索托格村的64名居民仍旧打猎、捕鱼,但会把传统的因纽特食物与从超市买来的食品搭配起来吃。画面前端红色的大型建筑就是超市。他们最喜欢的一道菜:海豹肉蘸番茄酱和蛋黄酱。格陵兰的因纽特人曾经几乎除了肉类什么都不吃,就这样世世代代活了下来。

我们未来的食物

因纽特女孩把一小块鲜肝喂给她弟弟。

我们未来的食物

他们的父亲刚抓到一头海豹。一时不吃的部分就放在户外的棚子里冻起来。一户人家的“冰库”里存着一条虎鲸的肉块、肋排和下颚,以及一头海豹的前鳍肢。

我们未来的食物

少女阿尔派达划船去吊脚屋里的朋友家串门,脸上扑了用稻米和香露兜叶子制成的爽身粉。她所属的部落被称作“海上巴召人”,因为他们一年四季生活在手工打造的房船里。马来西亚的巴召人通过打渔和潜水捕捞来获得所需的几乎一切食物。有些人住在岸上的房子或吊脚屋里,其他人把船当作自己唯一的家。

我们未来的食物

一名巴召渔民潜水时用鱼叉捕到了章鱼。在巴召人的食谱里,除了一道用木薯粉做的菜肴,所有食物都取自大海。

我们未来的食物

小睡的巴召孩子身旁摆着一锅鲍鱼,稍后会变成全家人的晚饭。

我们未来的食物

阿依姆·汗穿着父亲的靴子和未婚吉尔吉斯女性的红头纱;将来结婚时,头纱就要换成白的。她每天给家里的牦牛挤两次奶。一部分牛奶会被做成奶豆腐,以备冬天产奶量减少时食用。帕米尔山区的吉尔吉斯人居于阿富汗北部的高海拔地带,庄稼无法生长,过日子全靠家畜:挤奶,吃肉,换购货品。

我们未来的食物

在巴基斯坦北部偏远的希姆沙尔-帕米尔地区,牧民们照料着自己的畜群。夏季要把牦牛、山羊、绵羊在草场里养肥几个月,冬季到来时它们便可以捱过寒冷,并为牧人提供一冬的口粮。

关于现代饮食方式为什么使我们生病,最新线索是来自哈佛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理查德·兰厄姆。他论述道,人类食谱发展中最大的一场革命并非开始吃肉,而是学会烹调。人类祖先于180万年前到40万年前之间的某时开始把生食做成熟饭,他们的子嗣可能比别家更兴盛。把食物捣碎、加热,等如一个“预消化”过程,我们的胃肠不用花那么多能量就可以将之分解,吸收得也比生食更好,因此提取出更多供大脑使用的燃料。通过烹调,可以做出柔软、富含热量的饭食。时至今日,我们已不能只靠吃生的未加工食物活下去。我们在进化中已变得依赖熟食。


(所有栏目内容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更多精彩尽在忆青华。)
忆青华,精彩不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接下来您可以,进入:世界观 栏目主页
精品栏目
图文推荐
热点内容
猜你喜欢
扫一扫访问忆青华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