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加入收藏分享
当前位置: 忆青华首页 > 世界观 > 王路:懊丧无奈之事

王路:懊丧无奈之事

时间:2015-10-16 21:30 来源:网络新媒体 作者:孱弱的小编 已围观

有次等地铁,前边有个老头,后边有对情侣。车门刚开,人还没下,后边小伙子就肩膀一扛,把我顶一边,推开老头就钻进去了。有三个空位连着,他一屁股坐到中间,有个女的抢到他左边坐下。老头瞅着右边要坐,小伙子屁股一挪,先占住了,又甩下书包放在刚才的地方,朝女朋友摆摆手:来来,坐这儿。姑娘看着老头,不太好意思坐,小伙子一边拉她坐下,一边说:“他没那么老。”

还有一次在商场,清洁工推辆铁板车。那种车很重,推一把,松了手,滑好远都停不下来。他推得漫不经心,铲到了一位女顾客的后脚踝。女顾客当时就不能走路了,抱着脚踝蹲了下去。清洁工是个老头,约莫六十来岁,放下推车走到她身边,笑呵呵地问:碰着了吗,没事吧?女的鞋掉在地上,疼得说不出话。老头看她不吱声,推起车子,若无其事地走了。

我当时就想叫住他。我被比那小的推车铲过,铲破了皮,出了血。后脚踝非常脆弱,更何况是被铁铲。不知女顾客是一时太疼,还是觉得叫住他也没什么用,就没阻止他走。想想也是,难道让他赔钱?一旦要钱,自己倒像是在讹诈碰瓷。人家搞不好还会说一个年轻姑娘为难老人家。让我看不过去的是,老头太泰然了,对别人的痛苦十分地冷漠,哪怕连一句最简单的“对不起”、“伤着了吗”都不会说。

很多时候,是这样的。总是对经眼的一切无礼和冷漠无可奈何。我在包子铺吃早点,经常见人伸手到别的桌上拿醋或纸,并不打一声招呼。有人拿了知道还,有人压根儿不还。你如果提醒他的无礼,他会说,你有毛病吧,调料又不是你家的。

有一次,我在一家粥店,点了一碗粥,一碗炸酱面。粥上来了,面还没上。正喝着,前桌妇女转过身,伸手把我碟子上仅有的两双筷子都拿走了,撕开,递给她朋友一双,自己一双,开始吃香锅。一边吃,一边说笑。

我当时就怒了,想跟她讲讲道理。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她听得进去吗?也可能她以为我只要了粥,用不着筷子。她也不是恶意,只是习惯了这么做。我就叫了服务员,重新拿了双筷子。

拿到筷子,还是如鲠在喉。别人做了不文明的举止,碰到你头上,为什么不提醒她呢。我就走到她桌前,拍拍她肩膀说:你没有筷子,应该找服务员要,不该拿我的,你拿走我的筷子,叫我怎么吃饭呢?她扭头看看我,又看看我的桌:你那儿不是有筷子吗?

我说,这是我刚找服务员要的。她说,那你现在不是有了吗?我说,是有了,只是我想说,你要是没有筷子,应该找服务员要。她说,“噢,好”,大手一伸,“服务员,给他拿双筷子!”

我本来是抱着善意去劝谏她,结果被她当成了神经病。她不觉得我的建议有任何必要。她只觉得,有筷子就够了。没筷子,伸手到其他桌拿一双不就行了吗,这么简单的事还来说,脑子进水了吧。

也许在她的生活中,需要什么随手拿,已经成了习惯,无需礼节和客气。在她眼里,这是正常的生活模式,是天经地义的。此事虽小,但我平日遇见的很多人和事,不见得比这好到哪里。最典型的就是,办公室里经常找不到笔。只要下班时不把笔放进抽屉,很快就会不见。

很多人只要没笔用,看谁桌上有,就拿过来用。用完就忘了还了。没有几个人把这看成重要的事,自己的笔被拿了不要紧,再物色别人的就好。你要去问,人家会觉得,这人咋这么不好相处呢,一支笔值几块钱?再说了,花的也不是你家的钱,去后勤部领一个不就行了?何必这么较劲呢。

仔细梳理就会发现,平日的很多不快无非因为这些小事。而之所以有这些令人不快的事,源于你不得不跟那些三观不一致的人打交道。你在生活中无法避免和他们接触,因为那种人到处都是。你必须忍受那些在你眼里的不良习惯,一旦你想坦诚地指出来,自己就变成了事儿逼。久之,为了彼此面子上过得去,为了社会和谐,只能忍了。

实际上,在比较和谐的时代,不会把这些当成小事。就算南宋那种风雨飘摇的朝代,在朱熹和陈亮的往来书信里也能发现,因为三观不一致,朱熹总把陈亮批评得狗血喷头。朱熹不仅批评陈亮,还批评他最好的朋友吕祖谦。但批评归批评,若谈及生活,依然对对方推心置腹。陈亮极反对朱熹,却说朱熹是“人中龙也”。今天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襟怀。

照佛家的话讲,世界是共业所成。除非你换一个国度去生活,或者至少换一座城市,否则不能逃开相应的共业。在所处的环境里,有一部分人有某些举动,那么,每个人都要承担其果报。你说你不排污,要不吸雾霾,却做不到。因为那是共业。

有些人坑蒙拐骗,不是他有多坏,是因为在他的行当里,若不坑蒙拐骗,就生存不下去。我听一个企业家抱怨说,虽然挣了点钱,但从来没有感到开心过。因为能挣那么一点钱,全靠偷税漏税。如果不偷税漏税,生意早就干不下去了。他们的同行企业,凡是活到现在的,都是一样。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在一种环境下生存,如果没有足够广阔的视野让你跳出这口井来审视其中是非,就无法令自己不受井中习气的熏染。但实际上,很多人不仅不惧怕被熏染,还唯恐不被熏染,熏染得越多,就代表适应能力越强,越容易把自己养得肥硕。

前天一件事情让我很不快。楼下小卖部代收快递,每份提成五毛钱,快递公司给。收货人去了,扫一下二维码,就能查到包裹。朋友给我寄了箱蔬菜,约莫到了,去小卖部领,扫码显示不出,我就问老板娘,老板娘说,那就是还没送。

我以为是国庆节放假,要延迟送货。过了几天,老板娘打来电话,说菜是你的吧,都放坏了。我去看,白菜生了霉斑,茄子软了。我说,前几天来问,你说没到,这不到了一星期了吗?她说,这个快递公司不给钱,所以没录入。我说那行吧,就要领走扔了。她说,你得给我两块钱,我帮你保管了一星期呢,每天搬进搬出的。我说,你既然天天搬,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呢?她说,我一个快递才挣几毛钱,还不够电话费呢。

菜坏掉没让我寒心,这句话却让我寒心。我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如此冷漠。看见别人遭受损失,首先想的是不能耽误自己赚钱。天津爆炸时坐地加价的出租车司机,不也是这样吗?

真是不寒而栗。在同一个小区做了将近半年的邻居,平常总是去买东西,虽然交流不多,也算脸熟了。却因为区区两块钱,给予这个世界巨大的寒意和冰封的陌生。

但又无可奈何。因为不得不与这些人相处。纵然搬家,又如何能保证今后所遇不是此等人物呢。真是令人懊丧和无奈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王路,新书《唧唧复唧唧》十一月上市,公众号:i_wanglu,转载请将本段话一并带走。


(所有栏目内容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更多精彩尽在忆青华。)
忆青华,精彩不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接下来您可以,进入:世界观 栏目主页
精品栏目
图文推荐
热点内容
猜你喜欢
扫一扫访问忆青华手机版